欢迎光临贵州美食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饮食资讯 > 正文

湘鄂情董事长回应转型质疑:在餐饮业已无路可走

贵州美食网 | 时间:2019-09-29 13:40:58

孟凯:我在餐饮业已无路可走    湘鄂情董事长孟凯回应舆论对其转型质疑,称“没有关系”,因为许多成功者曾经都不被认可    对于放弃餐饮主业的原因以及转型过程中遭受的质疑,湘鄂情董事长孟凯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袒露了心迹:市场环境的巨变之下,湘鄂情如果死守餐饮业将会“死路一条”;对于转型、跨界所面临的质疑,孟凯认为舆论的质疑和不解“没有关系”,他认为,大家都看好的企业未必是好企业,而每一个成功者,其实都有过不被认可的过去。湘鄂情所遭遇的风险,让孟凯坚定了未来走“双主业”转型策略。

谈餐饮    湘鄂情的餐饮已经做到头了    新京报:湘鄂情为何没有早点转型?    孟凯(以下简称“孟”):当初在高端酒楼上投入的资产、固定费用、人工房租等等,说心里话,这些都是无法快速用快餐团餐顶上去的。巨额的费用直接意味着损失,损失大了就面临着资不抵债,一塌糊涂。    为了保资产,就得扛房租,人力成本、固定资产折旧等许多费用。这些大额的费用,想要靠发展快餐来完善,对于湘鄂情根本扛不住。如果我们2014年不彻底转型,两年就变成ST了,面临退市的风险。而一旦ST以后,债务危机,全部都会出现,就是死路一条了。    新京报:所以你将在6月30日之前剥离餐饮业务?    孟: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这盘棋已经没法再继续在行业内往前走了,高端餐饮没了,低端餐饮我也提前一年做了,也没成,我有什么本事说在本行业内崛起?已经无路可走。    新京报:老百姓总是要吃饭的。北京那些不错的餐厅每天排满队。为什么湘鄂情在大众餐饮转型就不行?    孟:大众餐饮有上市公司吗?为什么做低端餐饮没人能上市?上市公司有它更为严格细致的要求。同样开餐厅,上市公司需缴纳25%的所得税,而湖北的医院能治好癫痫病吗对个体户来说,包税,一个月几百块。营业税呢?个体户不开票就不交税,没开票没人追税。    再来看湘鄂情,25%所得税之外,我们还需要交5.6%的综合营业税。在餐饮行业无门槛、十分容易遭遇无序北京市中医怎么治疗癫痫病呢个体户的竞争情况下,正规的高端餐饮出身的湘鄂情根本不可能迅速转型。    新京报:在你看来,湘鄂情酒楼业务二季度前是否有扭亏可能?    孟:我不知道。我要说的是,在本行业内,湘鄂情的餐饮已经做到头了。我算个账你就明白了,我们一个包间房租4块钱一平米,一天400块。我们的门店以3000平米大小为例,我们能做出25间包房。每间包房400块的房租。而人工成本呢?一个包间平均要一个服务员,一个厨师,一传菜、一收银的。还有清洁、保安,每人每天150元,一个包间流程下来,人工就要850元。而目前湘鄂情一间包房的消费仅为1000元左右。    新京报:一个包间消费只有1000吗?    孟:在政策引导之下,还有光盘行动,人均消费越来越低。到现在,一桌饭就1000块钱出头。我现在开一桌亏一桌,我能不剥离吗?湘鄂情一季度餐饮亏了四千多万,我去年关了这么多店还在亏。因此,餐饮不剥离就是死路一条。    新京报:作为十多年的老餐饮人,湘鄂情走到如今,有何反思?    孟:我没有反思,一路走来湘鄂情的发展思路就是,市场有需求,公司做到 ,自然蓬勃发展。但现在政府控制消费了,我就急流勇退不干了。    谈质疑    “成功者曾经都不被认可”    新京报:为何要选择投资和主业毫不相干的环保?    孟:有很多人向我们推荐可以投资的领域,从大气治理到污水处理、土壤治理等等,天上地下水里我都找了个遍。    新京报:但目前对你们转型环保质疑很多。    孟:我 初的打算是想把餐饮留着,增加一个环保,湘鄂情的业务模式就是环保加餐饮。所以毅然决然地和合肥天焱合作了,合作之后,又备受质疑,我就想问问媒体,怎么不质疑腾讯当年六十万都卖不掉,现在他有上万亿市值呢。我想一个企业,大家都看好,他就不是好企业。任何一个更好的企业一定不是大家之前都看好的。我知道每一个成功者的背后曾经都不被认可,所以有舆论质疑也没有关系。    新京报:湘鄂情环保的具体商业模式是什么?    孟:我们采用的是“苹果模式”。所谓“苹果模式”,就是我们研发核心技术,生产外包,拿到各个厂家然后集中拼装,以避免专利泄露。    新京报:看介绍合肥那个公司搞的是秸秆气化技术。这个技术一直有质疑。    孟:这么成熟的一个东西,你们有什么好质疑?国家科研单位全部认可。科研产品转民用要投资,原来的老板没钱了,找到我合作。他出设备我出钱,这样大家才走到一起来的。不是凭空捏造的。    新京报:它的客户是谁?    孟:做生物质能的运营商。我们给他提供技术,收取技术费。    谈跨界    餐饮业亏损萌生“双主业”思路    新京报:为何此后又要搞大数据?    孟:做环保加餐饮的时候,餐饮完全亏损,扛不住,我就要剥离餐饮。这个时候我就萌生了一定要搞一个双主业,环保万一再有风险,我又会面临现在的状况。因此,去年买环保的时候我就开始琢磨是否要进军影视大数据行业。    我开始在研究这个领域利润。影视剧制作后要播放,我预先知道国家要出台一剧两星政策。现在“一剧四星”改成“一剧两星”后,利润率就没了。    因此影视剧要赚钱必须卖给互联网。未来网络播放平台很重要。    这个时候我就开始研究乐视、腾讯搜狐视频。研究后,我又与专家学者探讨, 后认为要是不把产业链打通,未来影视公司制作的片子是不挣钱的。只有把产业链打通,能够定制剧,把播放渠道掌握住,才能在网络上赚钱。    新京报:为什么选择中科院来进行合作?为什么不直接收购现有视频网站?    孟:我是做餐饮的。多少有点人脉。我找到中科院计算所去聊,大家一拍即合。不收购现有视频网站的原因是因为收购成本太高。    新京报:那湘鄂情如何跟现有的视频网站竞争?    孟:我们是中科院计算所的技术,是国家队。有人说BAT三巨头怎么样。但我信赖中科院的技术,你可以否定我对市场的水平但不能否定中科院的技术。    新京报:湘鄂情的大数据产业是怎么样的商业模式?    孟:我们大数据 步,就是把中科院的技术与市场结合起来。所以我们收购了瀛联科技。在做一个视频搜索之后融合到有线电视。我跟省网合作,这就是未来我们PK的战场,你可以这样理解,华数,百事通多了一个竞争对手。    观众将来不用换盒子,等着湘鄂情给你解决一个不买盒子能够看互联网的方案,哪怕你装着百视通也需要我,因为我的节目源比它全、比它多。    新京报:湘鄂情已经获得了许可牌照吗?    孟:提到牌照,这都不是问题,我们做的事情一定有广电的牌照,手机电视的牌照,手机电视和家庭电视融合一起,这所有的牌照瀛联都有,瀛联 后都转给我。这在我们的协议里面有。    新京报:中科院如果有那么强的技术专利,为何要和湘鄂情合作?    孟:中科院认可我是做市场的。虽然我曾经做的是餐饮,但餐饮恰恰是 为接地气的服务行业。即将担任湘鄂情执行董事的程学旗老师认为,大数据搜索从根本上来说就是服务业, 后应用一定是老百姓,而我一直面对老百姓做餐饮。    我能够在市场的环境中去招募人才,去挖人,去找到专业的高手,做市场。这一点科学家是短板。这就是中科院和我们合作的原因。    “如果我们2014年不彻底转型,两年就变成ST了,面临退市的风险。而一旦ST以后,债务危机,全部都会出现,就是死路一条了。    我们是中科院计算所的技术,是国家队。有人说BAT三巨头怎么样。但我信赖中科院拥有的技术,你可以否定我对市场的水平但不能否定中科院的技术。治疗语言障碍的方法”    ——湘鄂情董事长孟凯